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›重生之白衣書生
重生之白衣書生 連載中

重生之白衣書生

來源:google 作者:崖山 分類:軍事歷史

標籤: 軍事歷史 崖山 王倫

我只是宋朝梁山一過客,本想帶領兄弟安心生活,無意與誰為敵,只想富貴逍遙一生,看看漢家大好河山奈何爾等欺人太甚,非要置我等於死地拿我漢家兒女做牛做馬……區區蠻族也想入主我漢人天下,那我也只有問問漢家男兒可答應?漢家男兒回我,一區區蠻夷之族,斷無亡我華夏之理我當義武憤揚,跳梁者雖強必誅展開

《重生之白衣書生》章節試讀:

夜裡五位頭領在一個房間里吃着飯,肉食不少,酒水不多。王倫還有很多事情要談,所以跟林沖,杜遷他們說道少喝點酒,過過癮就行,難得大家都在,吃飯後我們再聊聊接下來的事情。幾人點頭答應着。

由於沒喝太多酒,飯局很快就結束。讓嘍啰們收拾乾淨後幾人也沒換地方就圍在原來的飯桌上說起了話。

王倫看向林沖興奮的問道「林教頭,我現在開始跟你學武藝,要多久才能像你這樣成為一流高手」。

這話一出,其他人都直勾勾看着王倫,就像看傻子一樣,幾人強忍着沒有笑出聲,杜遷慌忙把臉轉向一邊,不看王倫。

林衝倒是還好,只是臉色有些通紅,只是不知道是因為喝了酒,還是別的。良久後才開口道「哥哥現在開始練習武功的話,有些晚了,武功這東西需要從小開始練習,那時候骨骼剛開始生長,可塑造性強,也應了那句老話,少學武功,事半功倍。而到了哥哥這個年紀,骨骼已經定型,只能練些基本武功了強身健體沒有問題」。

王倫聽完林沖的話深深嘆了口氣,沒管旁邊那三個已經笑出聲的人,不甘心繼續追問道「我天資聰穎,學識淵博,能成為二流高手不」?

林沖見王倫如此執着只得繼續解釋道「哥哥已經是成年人,身體已然定型,現在學習武功,必須要以極端方式發力,這對身體損害極大,要是長時間這樣很可能會臟器移位,咳血而死」。

見林沖說的認真,林沖知道自己想成為高手的想法要放棄了,雖然對武功有着無限遐想,但還是小命重要啊!

王倫板著臉問朱貴「這些天可有外面消息」?

朱貴支支吾吾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。

王倫有些生氣,但還是壓下了氣性緩緩的開口說道「你放出去的人可以打探下周邊可有什麼惡人,欺負鄉里的,為虎作倀的,欺男霸女的,這些大惡人都在什麼地方,護院的有多少。特別要留意一些富戶,這些人很多是跟官府勾結,魚肉鄉里,通過暗地裡霸佔別人田產起家的,家裡金銀肯定不少,我們既然已經被逼上梁山做了強人肯定少不了做打家劫舍的事情。但是我們總不能也像朝廷那些貪官污吏一樣,去敲詐勒索平民百姓吧?這樣都沒意思,我們要找這些人下手了,取了他們錢財,拿了他們的性命,這是為民除害,我們道義上沒有虧欠,豈不快哉」。

朱貴聽到寨主王倫這樣說,立馬起身行禮,說道「哥哥放心。回頭我就吩咐下去,之前哥哥說是打探消息我實在是不知道要打探這些消息,所以……」

王倫擺手示意朱貴坐下說話,笑着繼續說道「也怪我之前沒說清楚,還有一個問題,我們佔了這片水泊肯定影響了附近以打漁為生的人家。回頭我們要去這些受影響的人家走走,看看能不能彌補些他們,畢竟他們也是受我們影響,要是因此出了人命」,我們也是有所虧欠的。

其實王倫主要目地是那阮氏兄弟,這三人本事不小,而且就在這梁山旁邊,後來吳用找上了他們,然後一起都跟隨了晁蓋,自己現在急缺有本事的,所以還是自己先找上他們吧!沒理由便宜晁蓋,吳用他們啊。

四人聽得這話都是肅然起敬, 杜遷開口道「哥哥真的是善人啊」!

只因為這點誰也不曾想過這個問題也不覺得這是一個問題,等王倫說起來又覺得確實是個問題,幾人雖然上山做了強人,但其本性還都壞不到那裡去,對於那些日子過不下的人也都有些同情心,力所能及的給予些幫助,還是很願意的。

王倫岔開話題繼續說道「林沖,我知道你現下雖然人在這邊了,但是心還在汴京」。

林沖被這話驚的立馬站起來想解釋。

王倫起身拽着林沖坐下。繼續說道「我知道你挂念你的妻子,這是人之常情,回頭你寫封書信,最好給魯智深也寫一封,我擔心他在暗中護着你妻子,別到時候我們的人過去了,起了衝突。宋萬兄弟,回頭你去準備一下,帶些精幹的兄弟,看看能不能把林娘子接回來,選你去也是沒辦法,是因為你做事有分寸,知進退,選別人我怕會把事情辦砸了」。

宋萬點頭道「應該的,回頭我就去準備」。

林沖見此,忙站起來就對眾人普通一聲跪了下去,嘴裏說到「諸位對我林沖有再生之恩,以後我這條命就是諸位弟兄的,以後有任何吩咐,林某就是死也會完成諸位所託,說著更是對宋萬彎腰行禮」。

宋萬見此上前扶起林沖道「兄弟這就見外了,既然來到了梁山,大家就是兄弟,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,只是去京城能不能來的急,我不知道,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」。

王倫叮囑道「宋萬兄弟你到了汴京凡事都要忍讓,不要強出頭,主要任務就是救出林娘子。真要遇到不開眼的,以後再說」。

宋萬回到「哥哥放心,我曉得的」。

見此林沖又說了很多感謝的話。

王倫見此調笑道「再說就矯情了,回頭你把京城的情況跟宋兄弟好好說說,越是詳細越好。然後這段時間在這裡安心練兵,好好的練兵,練出來,這些人將是我們立身的根本且不可大意」。

「我們現在急需兵器,可是這宋朝管制兵器挺厲害,在軍隊中實行了一系列政策以防止士兵濫用兵器。宋朝**還通過頒佈法律的方式禁止民間私自製造、儲藏、買賣兵器,以避免兵器流入民間與境外,想搞大批量的兵器難於登天。大家都想想想該怎麼辦,才能獲得足夠的兵器來武裝我們自己」。

林沖說道「其實兵器管理嚴格也只是表面上而已,朝廷承平日久,武備不修,導致軍隊出現大量缺額的現象,另外將領利用缺額來吃空餉,此外由於軍隊待遇地下,許多士兵逃亡。當今官家繼位之時,缺額問題已經相當嚴重,就連開封也是如此,「翊衛京城的兵營十無一存者」。流落民間兵器就更多了,地方湘軍庫房裡肯定有很多閑置的,想想辦法應該可以搞到手」。

杜遷,宋萬朱貴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說話的二人,他們都從沒想過這些問題,現在梁山確實都做不到人手一件鐵質兵器,護甲更是少的可憐。經林沖一說,心裏都有數,兵器很重要,沒兵器能做什麼,總不能用鐮刀鋤頭這些農具出去吧,這樣豈不讓人小看了梁山,而且拳腳功夫會的也就那麼幾個人,可是雙拳豈能抵住刀劍,以後出去辦事總不能空手出去吧!這樣也唬不住人啊!

王倫聽林沖的話,心中有了計較。就沒在這個問題上糾纏。

王倫沉默了一會突然開口說道「我準備在聚義廳豎起一面旗幟,上面書寫四個大字替天行道」。

此話一出,四人皆驚,都猛然睜大眼睛望向王倫。眾人心想那不是造反嗎?這可是跟落草為寇有本質的區別啊!

王倫一看四位表情就知道他們所想,笑着解釋道「不要誤會,我還沒有自大到憑着這幾百號人就去造反的程度,現在我們還是要偷偷的發展,真要把造反的口號喊出來,官府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雖然廂兵戰鬥力都不高,但是他們要是派個一二萬人過來,用人命填也把我們解決了,我們還能怎麼反抗,只有死路一條」。

「想立替天行道這面旗幟只是如今這世道太過黑暗,好人活着不如惡人,但是我們做了強人就要出去代上天去懲罰那些惡人。惡人還需惡人磨,對付這些惡人我們要比他還要惡才行」。

王倫又開口對杜遷說道「兄弟你管着錢財,以後啊這個將是一個得罪人的活,等人數再多些處處要錢,我還沒想好我們固定的財源在哪,但又是最重要的崗位,你一定要把好關,諸位兄弟也要理解杜遷兄弟,要相互包容,錢財要是那天沒有的了,我們這裡離死亡近了,接下來花錢的速度會越來越快,我們要出去找財源了。朱貴要抓緊時間去找那些明面是富戶善人,暗裡欺男霸女的人家,我們替天行道就是要從這裡開始」。

《重生之白衣書生》章節目錄: